清明节 2014.04.04

神话娱乐最高返点:

从事这份工作以后,对生命的感悟更加深刻了,在音乐方面、在我写东西方面都会有帮助,因为经常看到这些生离死别的画面。

  • 1我本来想学婚庆专业 人报满了才选择了殡葬
  • 2 能听到家属们的一声“谢谢” 我就很满足了
  • 3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弹吉他 也有觉得自己丧气的时候
  • 4我的职业病是听到汽车鸣笛就以为灵车来了
'正在加载中...'

王千喜欢音乐,考大学时专业课还拿了第二名,但因为文化课成绩低而最终落榜。采访前他因为非常紧张,还要求先弹唱一首歌曲缓解一下。图为王千接受凤凰网文化采访。

殡仪馆引导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带领逝者家属办理有关火化的各项手续,是一对一的服务。图为王千正在工作。

王千在殡仪馆和另外三位喜欢音乐的同事组建了一支自己的乐队,名字叫“怒放”。他担任主唱,并负责编曲、写歌。图为王千在殡仪馆内的健身房里练琴。

大专时我本来想学婚庆专业 人报满了才选择了殡葬

凤凰网文化:先简单说说你是怎么走上这个岗位的:你在多大岁数的时候选择了这个专业,又是怎么样的契机来到这个殡仪馆的?

王千:我是在北京市委管理职业学院上的学,上的大专,之后就学的这个殡葬行业,最后被学校分在这边的,然后实习开始最后就是留在这儿了。

凤凰网文化:你是高中毕业去的?

王千:对,高中考的那个学校。

凤凰网文化:当时怎么选择这个专业的?

王千:开始没有选择这个专业,开始学的是社会工作这个专业,后来我们学校最后分了有这么一个专业,我就选择了这一行,是这样的。

凤凰网文化:等于说是学校给你分的这个专业?

王千:就是开始的时候学校分了一个殡葬专业跟婚庆专业,当时我报的时候婚庆专业人已经满了,后来我就选择了这个殡葬专业,后来经过上课,经过实习,觉得自己还挺喜欢这个行业的。

凤凰网文化:你刚才说有一个婚庆专业还有殡葬专业,其实当时你特别想去婚庆专业的,但是人报满了?

王千:对,当时是那个想法,后来经过上课什么的,对这个行业慢慢地了解,觉得对这一行挺感兴趣的。

凤凰网文化:那你婚庆专业没有选上,后来是特别不情愿地去选择殡葬业了吗?

王千:不是,后来我也经过了父母同意嘛,和身边的朋友也都探讨这个问题,他们觉得其实都是不太了解,他们觉得可以试试,这个行业算是一个冷门嘛。

凤凰网文化:那你和父母说完了之后他们立马就同意了吗?

王千:没有,我父母也是开始考虑了一下,然后后来同意的。

凤凰网文化:中间有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王千:中间其实我爷爷奶奶他们挺支持我干这一行的,因为他们早的时候也是帮助过其他人,帮助我们邻居什么的都经历过这些事儿,然后他们觉得这个没什么,就觉得是做一个善事嘛就这样,就让我选择了这一行。

凤凰网文化:那你爸爸妈妈?

王千:现在还是挺支持的。

凤凰网文化:那当初呢?

王千:当初肯定是不理解。

凤凰网文化:不理解?

王千:不理解。

凤凰网文化:你后来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有没有经历过冷战?

王千:也没有太强烈的,他们挺支持我的决定的。

凤凰网文化:最后还是支持了?

王千:对,最后支持了。

新人来到殡仪馆都是从引导员起步 这是入门最快的职业

凤凰网文化:你当初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以后面对的真正具体的东西,或者说你每天要面对逝者有没有想过?

王千:当时想过,也有恐惧的心理。但是经过实习嘛也觉得这个其实也没什么。

凤凰网文化:也是硬着头皮?

王千:也不算是硬着头皮吧,因为大家都是在一个班里面,大家都从事的这一行,对这行业了解以后就觉得其实是没什么,都是做好事。

凤凰网文化:你毕业以后就分配到这儿是吗?

王千:对,是分配的,学校分配的,我们有几个同学一起来到这里。

凤凰网文化:一直干到现在?

王千:对,一直干到现在。

凤凰网文化:你刚来的时候干什么?

王千:刚来就是干引导。

凤凰网文化:刚来就是引导?

王千:对,因为我们每个新人来到这儿都是从引导起步的,一定要熟悉业务。

凤凰网文化:其实引导员在你们这儿是一个最基本的?

王千:对,等于说是第一接手的职业。因为我们是一线,一线部门,所以说我们是首先接触到家长。

凤凰网文化:等于说引导员是殡葬行业一个最直接或者说让你最快进入这个职业的一个平台?

王千:对,算是吧。

凤凰网文化:那你就说说这个引导员是怎么样的一个流程或者是具体的工作,你刚来的时候经过培训了吧?

王千:对,我们经过培训,上来刚开始实习的时候有师傅带,每一个师傅带着我们新人熟悉业务。

凤凰网文化:然后有逝者来了?

王千:有逝者来了以后……我能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选择干殡葬行业这一行。

凤凰网文化:可以。

王千:其实我觉得殡葬行业就是一个特殊的服务行业,就是每天面对的都是逝者,其实间接的也是服务生者,对嘛。

我喜欢音乐考大学时专业拿了第二名,但因文化课没考上

凤凰网文化:之前了解到你在殡仪馆还组织成立一个自己的乐队?

王千:对。

凤凰网文化:会自己作曲是吗?

王千:对,我自己写歌。

凤凰网文化:能即兴来一首吗?

王千:可以。这是一首为东郊殡仪馆写的歌,叫《把爱放心中》。(以下为歌词)

轻轻的拉着你手,等到天亮以后,用温暖的真心抚平你的悲伤,静静的为你而祈祷,让亲人走的更好,让活着的人拥有温暖的怀抱。我们的追求像天使般温柔,放开双手拥抱着地球,当我们昂首挺胸面带笑容,把爱放在心中。

凤凰网文化:能不能说说这个歌曲创作的背景?

王千:这首歌最能表现的就是我平时带业务。在这个过程中,就是发生的一些事情,包括我主持一些告别什么的,然后更能体会到人与人之间那种相互的感情吧,就是看到他们亲人,亲情的那种感觉。对于我来说,可能有的时候就能融入到那种气氛当中,更加让我有那个想法去为他们写一首这方面的歌。

凤凰网文化:讲讲你跟音乐的缘分吧。

王千:当时考的艺术系就是学的音乐,当时我是考的专业第二名,当初就挺高兴的,但是最后就是因为这个文化课没有达到要求,最后还是选择了现在这个工作,这个行业。

凤凰网文化:这个反差挺大的。

王千:对,其实当时我也没有想过要进入这一行,但是接触以后就感觉更有深层的一些,对我的音乐方面也有帮助。

凤凰网文化:但是这也是你接触之后然后才发生兴趣,你接触之前对这个行业完全不了解。

王千:完全不了解。

凤凰网文化:那你怎么走进这个行业呢?

王千:在学校里面开了一个专业嘛,主要还是学习了这一行,学校分配的这样。

凤凰网文化:你原来是学艺术,艺术系的是吗?高中的时候,走艺术这条道?

王千:对,走艺术。

凤凰网文化:后来这个没有考上?

王千:没有考上。

凤凰网文化:你一开始想学音乐,但后来转投殡葬行业,从你一开始不了解,心里还有一点排斥什么的,慢慢对它发生了兴趣,它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王千:我觉得还是不了解吧,有一种挑战的意味在里面,就是这个行业挺冷门的,在外面也听说……

凤凰网文化:不怎么受待见?

王千:也不是,当初就觉得挺好找工作的就是这么想的,也有这方面的想法,因为比较冷门嘛就是这样。

我心里的信念就是我服务于 人我觉得我是在做善事

凤凰网文化:你从事这个职业之后,一直在这儿有几年了?

王千:两年吧。

凤凰网文化:一直在引导中心?

王千:对,一直在引导中心当引导员。

凤凰网文化:你这个引导员具体的工作是什么?

王千:就是带领家属办理火化之前的一些相关手续,交费,然后主持告别,然后骨灰寄存相关的仪式。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你这个工作是在家属和逝者之间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你自己内心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王千:我觉得挺重要的一个角色。能够带领家属给他们从语言上行为上,给他们一些心理的安抚,真正能做到让逝者安心,让家属满意的这么一个宗旨,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吧,在这个岗位上认真工作。

凤凰网文化:在你这个两年时间,从业生涯里面有没有让你记忆深刻的关于逝者的或者是家属的故事?

王千:有一次我记得是有一个几岁的小孩,就是去世了。当时我看见是他的母亲,然后最后临火化之前抱着他说了最后一句话让我挺感动的,她说宝贝你永远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当时我挺感动的,因为这个场面不是说所有的都能看到的,这个场面,只有在这个最真实的这个场景,才能感受到,感受挺深的。就觉得人的生命真是挺短暂的吧,在死亡面前人人都平等,所以一定要珍惜生命吧。

凤凰网文化:像你刚开始来的时候,你们这个行业慢慢走可能就是面对的焚尸炉然后面对的就是遗体那些,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面有没有恐惧?

王千:开始的时候会有,但是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就觉得没什么了。

凤凰网文化:你是怎么克服的,完全是靠时间吗?

王千:时间也是一方面,但是真正的当你了解了这个行业以后就觉得自己干的是有意义的事儿。一直心里有这么一个信念,就觉得是服务,为家属服务吧,做一件好事儿善事,送那个逝者最后一程。

凤凰网文化:你现在两年之后,再见到那些逝者的遗体是什么样的感觉?

王千:就是挺平常的吧,每天都做这件事情,就是自己的一份工作吧,应该做的,对。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这份工作能让你两年内能坚持下来,最关键的因素在哪里?

王千:我一直以为这个行业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一个能感受到生命,感受到生命的这些脆弱,一直有一个就是面对死亡的时候的这种。

见惯生死令我厚重 音乐创作转向深刻

凤凰网文化:因为你工作的原因,你见到生生死死的东西是比较多的,那么实际上对你的音乐创作有哪些帮助呢?

王千:我觉得它能给我带来一些灵感,对于生命、亲情、感情方面的,能让我在创作方面更加成熟吧,对音乐领悟会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在里面。

凤凰网文化:你会想哪些呢?

王千:比如说我会为自己的父母写歌,对自己的家人写一些,因为灵感来源于生活,平时我也会积累一些素材什么的,写一些东西。

凤凰网文化:你从前包括现在一直都很喜欢音乐,但是你现在从事的职业可能跟音乐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而且落差是特别大的,你怎么处理这种关系?

王千:我觉得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我觉得音乐这方面灵感一般都来源于生活嘛。我觉得从事这份工作以后,感觉对生命的感悟更加深刻了,在音乐方面在我写东西方面都会有帮助,因为经常看到这些生离死别的画面,脑海中会有一些想法,会有一些积极的东西,想给它表达出来一般就用我的歌曲来表达。

凤凰网文化:你从事这个行业以后,因为你也是搞原创,有没有对你的风格有影响或者是风格变了?

王千:会有,之前就是比较欢快,走一些欢快的那种歌曲,后来就感觉,会有一些深刻的东西在里面,会把它融入到自己的音乐里面,多了一些情感,更能直接打动别人吧。

凤凰网文化:你以后准备把音乐作为一个爱好而已,还是想往事业那方面发展?

王千:这个倒没有想过,因为我就是爱好嘛,对音乐这方面特别感兴趣。刚开始也是抱着这种想法,现在的想法就是人肯定也要有自己的事业,作为一个自己的爱好也挺好的。

凤凰网文化:不觉得可惜?

王千: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

凤凰网文化:你从事这个行业以后对你的性格有什么影响?

王千:性格转变了,性格其实不是进入这个行业转变的,是从我进入音乐以后就开始转变了。之前我是一个特别内向的孩子,不爱说话,当我接触音乐以后和大家一块聊天,谈音乐什么的,在一起就是挺开心的,把自己的性格现在也变得比较外向了吧。

凤凰网文化:就是说你从事这个殡葬行业没有对你的性格产生影响?

王千:会有一些就是让自己沉思的时候会有一些,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想一些东西,会回想我带过的这么些业务,想一些画面当时的场面,会深思,会考虑。

凤凰网文化:就不像以前了?

王千:不像以前那么轻浮了,会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似的,对于父母也好、对待亲人家人也好,会有一颗温暖的心吧,就是真诚地对待对方。

能听到家属们的一声“谢谢” 我就很满足了

凤凰网文化:那谈谈你的感情吧就是你聊天的时候也说,女朋友分手了。

王千:对,是。

凤凰网文化:是和你的职业有关系吗?

王千:怎么说,这个很多方面原因吧,就是工作以后。

凤凰网文化:你们在一起几年?

王千:三年,也挺长的。

凤凰网文化:分手的是什么时候?

王千:工作以后。

凤凰网文化:工作以后就分了?

王千:也不是,工作一段。

凤凰网文化:最后是她接受不了你这个行业?

王千:不是,开始也没有反对。到最后也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很多方面吧。

凤凰网文化:这个也是一个因素?

王千:对,有这个因素,应该觉得我目前不是很成熟,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那些东西,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当时是这样。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父母就是挺支持你的吗?

王千:我父母现在一直是挺支持我的,他们从小到大在我的音乐方面也是挺支持我,从小开始学琴什么的。虽然说不是很富裕吧,但是只要我喜欢的事情,他们都会很支持。

凤凰网文化:包括殡葬这个职业?

王千:对,职业也一样。

凤凰网文化:像你会不会就是在没有业务的时候自己拿起吉他弹弹唱唱的?

王千:对,肯定不会耽误工作,在工作的业余时间。

凤凰网文化: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一个人值班的时候,工作会不会无聊,唱唱歌弹弹琴,打发时间?

王千:对,就是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不能影响其他的,这些东西会有,因为这个想法是都有的。

凤凰网文化:还有就是其实像殡葬行业吧,包括人们的观念还是比较狭隘,可能还是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眼光。

王千:对。

凤凰网文化:你在自己从事的这个行业里,在你工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时刻或者是哪个场景让你自己感觉到我做这个行业是值得的,感觉特别自豪、挺神圣的,有没有这样一个时刻或者是哪些场景让你觉得突然有这样的感觉?

王千:就是每一次我服务完了以后,就是火化交接了以后,每位家属就是对我的评价,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满意这是我非常欣慰的东西。

凤凰网文化:能谈得具体一点吗?

王千:一般就是说,谢谢,就是这种话,这个我觉得就很满足了。

凤凰网文化:这个就是让你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王千:对,其实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的,能够得到一个谢谢就已经很满足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弹吉他 也有觉得自己丧气的时候

凤凰网文化:你对外界的这些对你这个行业的一些看法有什么样的感受?

王千:其实外界有可能对我们的行业有一些负面的,也可能是挺忌讳这一行的,因为他们对这个行业不是特别了解,觉得挺恐怖的那种感觉。其实当你真正了解以后,你会觉得这个行业是很神圣的一个职业。

凤凰网文化:你也不会理会他们的那些观点?

王千:对,那肯定的。

凤凰网文化:这个行业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成就感和荣誉感是什么,你后悔选择吗?

王千:不能说后悔。因为是坚持自己的路,既然选择了就要一直走下去,音乐也一样,做一件事情一定要坚持,就是这样,最主要的还是我身边的一些就是这个行业以后,我接触这些朋友以后,他们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大家相处很融洽,谈音乐也好,互相一些兴趣爱好比如说打篮球一些平时的爱好都玩得很好。

凤凰网文化:你朋友多吗?

王千:还成吧,在这个单位还可以,平常是吗?

凤凰网文化:对。

王千:平常也不是特别多,但是有几个比较不错的。

凤凰网文化:你朋友基本上是这个圈子里面的吗?

王千:不是,他们有的是私企的那些,他们其实一直觉得我干这行挺好的,挺支持我的,没有排斥。

凤凰网文化: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过觉得做这个行业让你觉得挺丧气的。

王千:心里会有一点,因为比如说同学结婚或者是怎么着的,心里会有一些抵触,我到底应不应该去,当然了我朋友肯定会真诚的邀请你,心里会有一种那种想法,但是我朋友都不会太在意这些东西。

凤凰网文化:是你自己觉得?

王千:对,我自己的,自身的原因,因为怎么说,就是有的时候想的太多了。

凤凰网文化:就是自己挺避讳的,不该去是吗?

王千:对。

凤凰网文化:然后那个时候你就觉得做这个行业就有一些怀疑?

王千:怀疑倒没有。

凤凰网文化:动摇?

王千:倒是没有说动摇,就是有一点想法吧,但是最后该去还得去,因为是朋友。

凤凰网文化:像你这样一般晚上值班的话,如果没有什么业务,你自己夜深人静的时候待在这个屋子里会想一点什么呢?

王千:说实话会有,偶尔的时候,我会自己弹吉他。

凤凰网文化:你在工作之外是什么形象,比如说你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王千:我就是比较喜欢穿衬衫那种就是那种休闲的,然后牛仔裤,挺运动的吧,挺阳光的。

凤凰网文化:休闲活动有哪些?

王千:唱唱歌什么的,其实还是跟音乐有关吧,因为喜欢这个。

凤凰网文化:以后还会参加类似这样的选秀的活动吗?

王千:当时会有这种想法,但是现在的话比较现实了。对一些选秀的节目还是没有当时那么冲动了,还是以工作为主吧。

目前我“安于现状” 干好工作、有音乐、有朋友就够了

凤凰网文化: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可能年轻,应该有雄心壮志?

王千:我觉得年轻是,但是我觉得每个舞台都能让自己绽放光彩就是这样。不管你从事的是什么,三百六十行行行都能。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你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吗?

王千:目前是,目前我的目标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干好,然后能够有自己喜欢的音乐,还有这些朋友,我就足够了。

凤凰网文化:那你有没有想寻求一点突破,或者想找一种新的状态,在生活中或者是工作中?

王千:会有,有这个想法也行动过。

凤凰网文化:怎么行动?

王千:比如说学一些其他的东西,学会计方面的东西,跨一个领域让自己更充实自己。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对感情方面有什么期待,就是对感情方面有什么?

王千:还是能找一个能够理解我这份工作的,这是最主要的,还有就是性格方面合的来的吧,有共同爱好的那些。

凤凰网文化:那你现在怎么找?

王千:一般是经人介绍。

凤凰网文化:你自己的交际圈也不是特别广是吧?

王千:对。

凤凰网文化:有追你的女孩吗?

王千:目前没有,我们这个系统有时候也会组织一些这些联谊。

凤凰网文化:那你有想过找一个这个职业的人吗?

王千:有想过,这是有想过的,但是一切都是看缘分了。

凤凰网文化:你想过找你们这个职业的人吗?

王千:想过,因为特别能理解吧,因为最主要的方面她本人她可以接受,有可能她的父母对我们这个行业还是有一些偏见的吧。

我的职业病是听到汽车鸣笛就以为业务来了

凤凰网文化:你之前也提到你现在可能不是那种正式的编制,是那种合同工是吧?

王千:对,是。

凤凰网文化:那你们这个跟正式编制有什么大的区别吗?

王千:不是说区别,干的工作都是一样的。

凤凰网文化:就是哪方面有可能会有差异?

王千:这个应该就是待遇方面。

凤凰网文化:你们现在存在竞争吗,或者说年底的考核什么绩效?

王千:这个会有。

凤凰网文化:根据合同?

王千:对。

凤凰网文化:那其实你们的差距在这儿是吗?

王千:对。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一些你工作时养成的习惯,或者有一些什么?

王千:对,这个会有,包括我在家的时候,然后听到这个汽车声,嘀嘀就以为来业务了,这是一个职业病。

凤凰网文化:条件反射了?

王千:对,已经条件反射了,这个我觉得很不正常,就是以为来业务了。

凤凰网文化:还有其他的吗,会怕看恐怖片吗?

王千:这个倒不会,我不知道为什么,进入这个行业以后就挺喜欢看一些外国的恐怖片的。

凤凰网文化:你不会乱想吗?

王千:不会,挺锻炼人的,我觉得挺奇妙的。

凤凰网文化:还有一些,刚才我们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发现你这个上面有汉语词典,你这个是在补充你的文化知识,还是说怕一些名字你认不出?

王千:对,这个是,这个有时候会查一些名字,名字有一些不是很好写那种,有繁体的那种。

凤凰网文化:有没有一些在你的工作中落泪的时刻,还有愤怒的时刻?

王千:愤怒当然在工作中不能体现出来,肯定会有一些脾气,但是在工作上不能体现出来这是肯定的,肯定会有一些脾气,但是在私下里都消化了。

凤凰网文化:那有没有落泪的时候?

王千:落泪的时候会有,告别的时候,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会有。

凤凰网文化:会不会看了那么多之后,觉得?

王千:有一些麻木是吧。对,会有,刚开始的时候真的会随着感动,就随着这个气氛悲伤会有一些跟着一起伤心什么的,时间长了,其实也就习惯了。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嘉宾介绍

王千

25岁 北京市东郊殡仪馆引导员

他钟爱音乐,参加过《快乐男声》。来殡仪馆2年,他和三个同事组建了一支名叫“怒放”的乐队。他说夜深人静时,自己呆在值班室里会弹弹吉他。

菲律宾申博网址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中心 电子游戏支付宝充值 太阳城申博娱乐城登入 申博桌面版下载直营网 申博最新网址
申博现金网直营网 申博娱乐城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网 www.11sbc.com 申博正网存取款直营网 www.77psb.com
申博开户官网登入 申博管理登入 太阳城娱乐网址 www.33psb.com 申博游戏网直营 申博游戏网直营网